魔术师。

求本

求邪瓶原著向
不au不走搞笑风的文本
重点求千言万语和不忘不离不问这一系列。
谢谢割爱,有回血的看看我qwq

占tag致歉

疯狂求本!!错过了觞恭的浮生短笺哭成狗。然后觉得乐乎是个可能性无限的好地方!
求欧阳少恭受或者中心向清水的一切本!!
少恭受可以吃肉!如果少恭攻的求清水本!!!
大力求啊啊啊啊啊!!!

大力求同人本

(๑•́ωก̀๑)大力求各种冷cp本
我真的。。冷哭了_(:з」∠)_
哪怕不是冷cp.也都没有出本的qwqqqq跪求一两本

[贪看]恭兰之间萌点太多虐点好数

为我的cp卖份安利

一剑拂苍云:

·你现在看到的这行是一个预警的格式·


-我是恭ALL


-但是好像和上面没关系,cp也是两个人啊,所以说恭兰也会扯到其他人,如果有cp洁癖,那也只能说声抱歉了(话说会有人吗这么冷orz


-有感情不一定是风月情,喜欢就是喜欢,出现喜欢这个词没别的意思,反正不管哪种感情的喜欢共性都是乐意看着他


*


[贪看]恭兰之间萌点太多虐点好数


*


他喊他,“小兰”。只有他一个人这么喊,翻云寨监牢里,他说他旁边的这位是方兰生,是他的总角之交,长他几岁,就好像这样唤他是如此熟稔,再自然不过。


小兰对少恭的在意,根本就不想数,同行是,分离也是。直到陪同苏苏回乌蒙灵谷之前,只要少恭在队里,能有“既然少恭都这么说了”控场奇效的,安抚住嚷嚷着的方家小公子的就不会是红玉。


小兰砍头夺刀说着自己也很厉害仿佛下一秒就是一招火天印,少恭听他讲了两行,打断纠错的那声“小兰”永远都是萌到满床滚。


冥冥天意前缘的绣球砸到他,最好的办法是一举多得,候在了芳梅林大半个晚上。见到他突然从树上掉下来,少恭的第一句话就是又在胡闹,兰生说他这次不是胡闹(这是承认了自己以前经常胡闹是么)少恭一定得帮他要跟着一起去找玉衡,一句失言呆在琴川哪还有命,并不想解释为啥会这样,于是急急忙忙着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少恭沉默了一下一眼看穿让他说真话,待到一切都交代清楚了以后,面对眼前如此破釜沉舟的小兰,也只得带上。无怪小兰一直视他为兄长,少恭对着他总是无奈的。


是一个很认真的少年,在他看来少恭不能打,所以想着在路上要帮他忙要保护他,藤仙洞里不慎丢了一个襄铃,可不能再丢一个少恭,叮嘱着千万要跟好自己。真是……少年啊。心里永远有自己喜欢的人,要保护,然后苏苏比他要强,就是关心了。


古一合不了最近的“十虐十幸”中的十幸多少,然则当真是占尽了其中的十虐。“三虐知己成陌路”,也只会是在恭兰之间,才算是陌路,陌路的比谁都彻底。


因为小兰待他好,他全家都待他好,只是这一世,并没有太多的纠葛,感情会简单一些,就是想把他变焦冥。不像苏苏是他的半身他给了风广陌一次重生这样复杂,又比晴雪襄铃红玉这样路上结识的要深,这样简单又深厚的信赖,一旦被摧毁,是再难过不过的事情了。他又不似苏苏,多磨难而少喜乐、经历多了看什么也都通透,且不论少恭为取回魂魄重建蓬莱于公都干了些什么,单是方家二姐的血海深仇,就已经是足够决裂的重伤了,他又怎么能像屠苏那样让他看清楚和他再说一番话呢,除了仇恨已是无话可说了,抱着必死的决心,决战蓬莱。


渡魂一事太过惊骇残忍,有时候会想,如果不是少恭魂魄力量将要耗尽,一切都要在这一世终结,他如果知晓渡魂一事,会惊惧,却也不一定会鄙弃吧。因为血是温的,哪怕这个人突然陌生。


我曾经说,感觉少恭的cp里,兰生其实是不太能懂他的,现在想来只是太脆弱了,刺激太大根本就没有时间消化,就只能接受,是没有时间再多想,以后也不可能了。恭兰之间的陌路,根本就没有时间,一转身就是诀别,偶尔想起年少的时候就像一场梦,太难释怀也太难抹平,根本就等不到他能懂的时候,少恭早就散的一缕残魂都没了。


芳梅林夜里围坐烤果子的时候,少恭先是夸他夸到直让人想嚎一句你倒是娶啊,后来换晴雪烤了,都还是借不放心小兰为由离开,都是那样的合乎情理。然而少恭却只想把同他这样好的小兰变手办,还是把他全家都变手办,小时候和方家一起去看灯会放花灯终究是回不去了。


出海的时候小兰计较着千觞也叫少恭叫这么亲,嚷嚷着自己和少恭什么交情千觞哪能比。千觞同少恭的关系,可是比小兰同少恭深多了,虽然认识在后,却也不算是天降自来熟突然杀出来的,小兰如果知道是这样,一定会不乐意的,不乐意他竟然比自己同少恭要熟那么多。可是后来在青玉坛,得知千觞早与少恭相的时候却是没有那个心思去管什么关系怎样交情的不乐意了。


咕噜湾里,说着要慢慢看,可是最后什么都没挑,偏偏拣了块木头,因为听说上好的桐木可以斫成好琴,虽然最后忘记给他。


突然发现恭兰才是古一里最难过的点了,真的是虐的一口血哽在喉连墙都没得砸的那种,一把白砂糖里藏了细细碎碎的玻璃碴,感觉他俩时间隔着比任何人之间还要长的时间。


没能比肩偕行数十年,却是永远的糖刀相依,彻底的。


虐到快阵亡了,挠墙扑墙哭,一边哭还不能怪少恭,你的每个cp想起来都是刀。


心痛。


*


---谁让蹇宾抹脖子了,见蹇宾就算完我就要这么刷存在感---


*


·“能卷起的也无非尘灰,山水一念参对”·


-好想把十虐的图给截起来,然而电脑上就一个用来看图的美图看看了


-还想剪恭兰cut


*


苍梓2017.5.14


*


占tag致歉
求各种靳东角色衍生受的文本(๑•̀ㅂ•́)و✧

求方高及其衍生本(๑•́ωก̀๑)入坑晚一本都没有!!诚收

求本占tag致歉

1.跪求爱客以及爱客衍生向的本子!!入坑晚哭泣啊啊啊啊

2.因为自个儿入的都是冷cp...求猫鼠|华福|蛋哈|FR|斯内普受都可以|莱瑟|诚楼及靖蔺等各种衍生|伊辛|苏蔺|台楼|严乔|all万花|戬空|all瑟本啊啊啊啊啊qwq跪求!!

收猫鼠同人本(ಥ_ಥ)饥渴难耐

【欧阳少恭中心】无法逃离的背叛

不能让我一个人被虐死

爱起灵更爱少恭:

他用男子从未见过的温柔眼神看着棋盘对面的华服女子。

男子却知道,他只会对不会伤害自己的人那么好。

那女子,是焦冥。

他语调暧昧:我的巫咸大人,你究竟瞒了我多少事情~

特有的尾音,亲昵甚至有些调笑的语调,让男子眉头深锁。

——明明肖想数次,发生时,原来是这样的场合。男子溢出一抹苦笑。

当男子下了杀手,他朱唇轻启,一句咒语,不再为敌。

——睁眼的第一幕,同一人,一样的动作,俘虏了一颗心。男子笑不出了。

那个有着巫咸的冷静与细腻的千觞。

用自己对他的了解,找到他破绽,虽没有重伤,却也,痛彻心扉。

那个有着千觞记忆的风广陌,保护晴雪,与给自己重生的人为敌。

撇除所有。没有利用。没有因果。

即使屠苏有半魂的吸引,可那被封印的半魂除了吹奏叶子和最深的记忆,还有什么。

即使有最美丽最善良的巽芳的爱,可那种爱,从未理解谪仙千年的苦楚与黑暗。

重生,不仅是救命,没有盗剑,没有男子的重生,没有随心而为的千觞。

他是他创造的。知己好友。

同样的桀骜,一个逆天,一个放纵。

同样的矛盾,一个借酒消愁,想忘不忘,或许从未想忘、而不知自。

                         一个醉里乾坤,想起未起,或许从未想忆、而自欺人。

不是我的好友,尹千觞。

而是坏我的大事的风广陌。

清晰的判断,

不是我的好友,而是有宿命的有牵挂的背叛我的有着尹千觞记忆的巫咸。
 而是坏我的大事的渴望变成尹千觞的巫咸风广陌。

我的巫咸大人,你这一梦的因果皆是我,你的报答,我收下了。

没有流血却令魂渡千年的我感到痛苦的一剑、

从来都是风广陌,尹千觞,一梦如是。

梦醒,梦中人烟消云散。

长琴,长情,南柯一梦。

————————————————————————

重明鸟和凤凰飞舞天际,美丽,不可方物。死亡,无法预知。

当两人坠于地面。他有无数关切的问候,他只有一人疼惜无奈的目光。

原来寡亲缘无所谛的只有一人,呵。

当他和他再次对决时。

她,心心念念的她,爱之逾命的她,深埋执念的她,最爱的她。

她,风华依旧的她,放走风晴雪的她,最爱却不那么爱了的她。

她,抱住了他。

他受到了屠苏之几近致命的一击。他的红衣变成血衣,嘴角的鲜血在嘲讽。

他语气温柔:不论你做什么,我都不会怪你。(怪我自己,爱上了选择了你)

                     你永远都是我最爱的巽芳。(最爱,却不再那么爱)

她眼神复杂:夫君,也永远是巽芳最爱的夫君。我愿与你共赴黄泉。

她满是希冀:夫君,最后一个愿望你能满足巽芳吗?

他满目深情:好,巽芳说就好。

她眼神低垂:复活所有,

她满是坚定:焦冥。复活所有焦冥。

他捂住伤口:好。只是……你要一些代价。

不紧不慢的语调,不曾改变的温柔。

她轻笑,不语。

——你以为共死就是结束吗,你已经不配与我共死。我要你,忘了我,再去做一个蓬莱公主。

在众人极度吃惊与不信的眼神下,他缓缓走到了一处干净之地。

她为他焚香。他拒绝。没有香能盖得住我满身血腥。

所有人都被他挥袖带到了所谓的安全之地。甚至还加上了一个防御结界。

绝世琴音,再度响起。

一弦一柱思华年,

思你我不愿半刻分离,思你我力排众议共结连理。

思你我相守相知不识,思我为你逆天寻复活成痴。

思我万年渡魂竟不明,人之情,月之于镜。

缠绵哀伤的琴曲,令人闻之落泪,无法逃离的宿命感,却只剩下唏嘘。

纤白手指,清拨。一层层温暖的光晕染。所有人的伤都以奇异的速度痊愈。

除了琴师,指尖泛红。琴声却愈加高亢。

那是他千年的不甘,万年的痛苦,永世的慨叹,与终结的淡漠和无奈。那最后一抹希望是什么,只有屠苏知道,是悭臾。

当琴音淡到不可捕捉,当他倒在琴上,当结界自行破裂。

屠苏第一个冲过去,召唤了悭臾。

————————————————————————

悭臾飞来,看着屠苏嘴角的血。金色的瞳孔闪过微不可查的杀意和温柔。

悭臾不怒自威:是谁伤了太子长琴。

少恭温润以对:我。

悭臾凝视着少恭,眼里闪过什么,却看不破,最后只剩下高傲。

悭臾望着古琴:汝颇似吾一位故人,汝还有三天就要魂散了,吾不杀汝。

少恭凝望着悭臾良久,眼眸雾气升腾又散去,只留下绝美的笑。

一只不怕生的小水虺,喜欢听我弹琴的小水虺。

一只要成为应龙的小水虺,要乘奔御风、带我看尽山河风光的小水虺。

一只我没有来得及告别的小水虺。一只我为之思念的小水虺。

一只为祸人间的黑龙。致使天柱倾塌的一员。一只成为坐骑的黑龙。

一只在瑶山思念故友的应龙。

一位再不识得太子长琴的悭臾。

一位宽宥了伤害太子长琴的太子长琴的悭臾。

少恭千恩万谢:谢·不·杀·之·恩。

屠苏知道说什么都无用了,他感受到剑灵的痛苦,他看到少恭的决绝。可是有自己陪少恭一起死也算破了命格吧……

悭臾将屠苏拉到了背上。

少恭倒地,耳语于千觞,让众人带着焦冥离开。

仍是知己,却不再是友人。

千觞背叛,少恭之愚。

巽芳背叛,少恭之痴。不愚的他放下了执念的爱。

悭臾背叛,少恭之伤。不痴的他放不下旧时之约。

不愚不痴的少恭,眼眸不再如火,而是如水,有一层薄冰的水。

——巫咸,帮我做最后一件事情,就当是……你的酒钱……

——……好……

——带我去不周山龙冢……我要,让屠苏,云溪,真正的复活。

——为什么,这只会加速的你的死亡。

——因为他,是漫长岁月里,体会过一丝渡魂痛苦的人,无辜的人。

——因为我,不想伤害任何人了。

——他的另一半魂魄……

——在你身上。

——你和他一起攻击的时候,你身上的石头让你有着能伤害我的力量。那是铸魂石,但是比玉横弱小很多,所以才能够被允许佩戴。乌蒙灵谷中,韩云溪的灵魂知道你是保护他的……

——所以孩子强烈的求生欲望让他脱离了束缚?

——正是。让我在死之前再体会一次割裂魂魄的痛苦。

——少恭……

——我的巫咸大人~割裂的是我的魂魄,剑灵还是会有残魂在他身体里。

——所以他必须修仙?

——屠苏和你妹妹的好姻缘,似乎……

——为什么不割他的灵魂?

——我不想我的灵魂中有别人的灵魂。

——善良的巫咸大人~不该问这种话~

——割裂灵魂必须要让屠苏重伤,我会在你无意识时把你灵力借给我。

——我可以替你。

——你是风广陌,不是,千觞。我的巫咸大人~不能手染鲜血~

——……

千觞为少恭疗伤,沐浴,梳妆。

苍白羸弱的身体,吃多少名贵药物也无法延长一秒生命。

幽兰沁人的香气,任不尽苦浊之气也无能掩盖一丝清冽。

胸前的发再无束缚,已经和长琴时期无甚差别。[游戏设定乱入]

不,是长了几分,愁思入发,长了多少呢。未知。

第三天,千觞等不及了,抱着少恭去了龙冢。

————————————————————————

到了龙冢,少恭迅速找到了悭臾。

此时悭臾正在和屠苏讲昔年旧事。

直到金色的瞳孔温柔得映出他的面容。骤然冰冷。

——汝究竟是谁!

少恭抱着琴,弹奏一曲。

——今天的琴曲怎样?

——你弹的琴曲总是好……的……

悭臾睡了过去。

少恭使用余下的仙力和千觞的灵力,对屠苏进攻。

——少恭,你到底要做什么!

——杀了你。

——少恭,我解开封印要和你一起死的!

——明明是同一人,你有师尊,凌越,红玉,晴雪。而我,什么都没有。

——我恨你!比我幸运那么多!

——我恨你!占有我的东西!苟延残喘!难看之极!

——我要杀了百里屠苏!

水样的眼神,已然寒冰彻骨。

屠苏煞气发作,少恭如飘絮。屠苏将剑刺入少恭心脏,少恭成功重伤屠苏。

灰白的长衣绽放凄美的血花。妖冶的彼岸之花。

屠苏昏过去之时,千觞和悭臾醒了。

——长琴,我,未能完成承诺。

——我是欧阳少恭。你认为我是长琴的话,也可以叫我太子长琴。虽然太子长琴早已不在。

——无碍,你我共赴黄泉吧。

——好。

悭臾化作人形,慢慢的抱着长琴走到比血涂之阵更霸道之阵。

长琴靠着悭臾,可见骨的手指仍然灵动如初。

烈烈风起,电闪雷鸣。却没有血腥,法阵的光芒中,只有仙人琴曲。

曲终,魂散。

世间再无太子长琴。

世间再无太古之约。

屠苏眉头紧皱,他感受到灵魂的痛苦,不是自己的灵魂的痛苦,而是另一半灵魂被撕裂的痛,带动着自己的灵魂,梦中的渡魂之痛,不及此处万分之一。不久,又是无比温暖的感觉,屠苏醒来。千觞苦笑。

——韩云溪的魂魄完整了。他杀了你,百里屠苏,然后还你一个韩云溪。

——少恭和悭臾一起死了。他利用血涂之阵分开了剑灵的魂魄,把寄居在我铸魂石的韩云溪的灵魂还给你了。而太子长琴,化作荒魂。

——他,竟然……

——你母亲在乌蒙灵谷等你……

——少恭……

千觞,回到幽都,仍旧是高贵的巫咸,为女娲献出了一切,除了他的心。

巽芳,守护蓬莱,保护海上行人。立了一座坟,葬着已亡人。

悭臾,重入轮回,仍旧是一只金瞳的龙。战死。

屠苏,回天墉城,位列执剑长老。不再有剑灵的焚寂,默默祭奠一人。

无法逃离的背叛。如斯。

————————————————————————